羽化而生

等到我们也成了茶馆里的江湖故事

【柚天】奥运之后的短打

无脑,ooc,低调,勿扰真人

小学生文笔,八百年没写记叙文

恭喜柚子摘金!!我不管我家天总世界第一!!

ready?

go

门铃响了一遍又一遍,催促着金博洋擦干眼泪去开门。

大概是教练来了。

“博洋。”意外的,站在门外的是羽生。金博洋看着他进了房间关上门,张了张嘴,喉咙却越发的干涩,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干愣在那里瞪着那人臂弯里的运动外套。

“天天。”良久,羽生开口,声音是同样的干涩。“天天,看着我。”

视线终于与羽生的相交,他呆愣地描摹着那同他一般通红的眼角,一双笑眼中含着盈盈泪水。羽生的手抚上他的脸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又哭了。他执拗地想背过身去收起泪水为恋人拾起一副笑颜,却被拉进羽生的怀里,挣也挣不开。扑腾了好一会儿无果,他干脆把整张脸也埋进了那个寒气未消的怀抱里,任由羽生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鼻息喷在颈侧。

任由那人的泪水打湿自己肩头的鲜红,任由自己死死抱着他,哭到头晕,挂在他身上,宣泄自己的不甘。

他们靠在房间的墙上,最后羽生支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抱着金博洋,滑到地上。

酒店的灯光微黄,温柔的洒在他们身上,给予这两位强者沉默的包容。

“我想了想,只有天天这里能让我哭一会了。”大概过了一个世纪,待到呼吸声完全代替了抽噎,疲惫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声音都快被眼泪泡化了,羽生想,我们大概把这几年所有痛苦时忍下的泪水都留到今天了。

金博洋把自己从羽生怀里拔出来,盯着羽生,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道:“你的眼睛好红。”

“你也一样。”

“......恭喜,冠军。”

羽生吻了吻金博洋的嘴角,“谢谢,但你知道我并不想听这个。”

羽生站了起来,又费了些劲把金天天也拉了起来。牵着小孩的手走向金博洋的床,“我想听天天说说你自己。”

“我......能来参加奥运我就很开心了,我还有很多问题......嗯”措不及防的,他的自我检讨被羽生结弦的吻打断了。

 

“金博洋,我爱你。我要你和我一起站在领奖台上。”羽生结弦喊完这句话发现歧义更大了,他甩了甩头,“你很棒了,你才第一次参加奥运......我们......我们一定能一起站上去的。”

“我想把金牌挂到你的胸前。”

 

“我懂。”金博洋终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凑上去用额头抵着羽生的。他们几乎十个月没这样待在一起过了。

“我想要追上你。”

“我想和你一起。”

“我想滑得更好。”

羽生重新拉住了金博洋的手:“我们还有下一届,下一届,在北京。”

“追上我。”

他看着羽生望向他的眼睛里,除了爱,除了希望,还有些什么。

还有以往他看向羽生的眼里才有的虔诚。

儿时的仰望,如今和他在一间房间里,分享着他的气息,笨拙的安慰着他。

 

四个小时以来,他终于笑了。

 

他们约好了,四年之后,北京再战。

评论(12)
热度(233)
©羽化而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