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而生

等到我们也成了茶馆里的江湖故事

【冰九】无人诉 番外1

正文还没写完但是因为番外写起来短小无压力就先放了~

个人觉得当短篇看也没问题√

正文进主页(不会链接emm)

小学生文笔

私设:在一起啦啦啦

           沈九死过一次诶嘿,原因正文会写到所以不说(虽然估计会被猜到)

 看的时候请不要带脑子




入夜,明月下,苇花随风飘摇。水面上只一只船摇摆,引起涟漪,搅乱了明月,随着声声低吟散成了细碎的银子洒在银镜上。

船上,洛冰河刚从沈九身上退下来,躺在舱里。沈九动了动酸软的腿,意了意思的拢了下衣裳,费了些力支起上半身趴在船沿上,脑袋枕着小臂,面对着水面休息。

小一月前立了秋,又下了两三场雨,暑气已散得差不多。空气中潮湿的气息在褪去了夏日的温度后只留下干净清凉的韵味,伴着幕天席地的静谧,成就了一种颇为诗情的画意。感受着夜风习习,沈九伸出一只手,让水浸过手指,感受丝丝凉意。河面上除了满满的苇荡便是水葫芦,水葫芦花还没来得及谢掉,花瓣将掉未掉,堪堪地浮在水上。鸟雀都回窝了,也没人,是难得的清静自在,且刚经过情事,沈九眯起眼睛,发出一声餍足的叹息。

洛冰河躺在神九身后,眼睛盯着沈九。夜晚,熹微月光只用细碎的银线勾勒出眼前人的轮廓,显得他颇为柔和。就算过多少年,他还是那副冷清的面孔,但洛冰河只一想到刚才的痕迹还留在沈九体内,他身上的娇媚都是自己留下的,下腹就又躁动起来。他的嘴有些干,眼神暗了暗,手抚上那双如玉的腿,摩擦间飘出了些淫靡的气味。他翻身压上沈九,咬住他的耳朵,气息粗重。他哑声道:“九儿,再来一次。”

话音未落,沈九捞过一边的折扇砸来,正砸在魔尊大人的鼻梁上,把人又砸回舱里。洛冰河也不怎么恼,复坐起来,笑着看回过身面对着他的沈九,身下干了的、未干的,还有那些痕迹一览无余。

“天天不想别的,不愧是畜生。”他声音还有些沙哑,瞪着洛冰河的眸子明亮,有神。

洛冰河捻起他一缕发,细细把玩。

不知多少年过去了,他还仿佛是那清静峰峰主沈清秋,高傲冷清,还是那般刻薄。只眉宇间多了点笑意,不知是因为已经死过一次还是因为那些个令他嫉妒不已的东西已随着时间淡去,或以用另一种方式得到了,再看向那曾经暗淡过的眸子里,他好像能读到一丝沈九心里藏不住偷跑出来的宁静与悠远。

他们不怎么表露心迹,也没有那么多往日他对待女眷那般的甜腻,只是日复一日地看着那个几乎不曾老去的脸,不知雁飞过了多少次,也不知燕子迁了几次家。

“那师尊就,亲亲我。”是撒娇的话,却愣给说出了命令的口气,身子倾向沈九,手甚至都带上了他的腰。

沈九想推开洛冰河,不成,两人就僵持着。沈九直直的看着洛冰河,本是气愤的想大骂这登徒子,目光却受了月亮的蛊惑描摹起他的眉眼,看他眼底的那个小孩子眼神炽热的看着自己。

他突然想到,多少年前,在沈九还无所拥有的时候,遇到的人都比他过得好,天赋也比他高,自小有人疼有人爱,只是他什么都没有。他好像永远也得不到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得到些什么、拥有些什么、把握住些什么。像竹子空心留不住水,只剩下一副躯壳。他曾以为岳七是他最后的执着,但在岳七消散之后本该空无一人的地方竟站着一个小孩,眼神也是那般炽热,怯怯的叫着“师尊”。但那终究是孩子,孩童时期过后,那眼神就不再了。沈九发现那好像是他曾经唯一拥有的东西,可是他把他弄丢了。虽不曾后悔,但他也终于可以让自己一无所有的来,一无所有的走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孟婆从地下再给打回来,没想到再睁眼会再有那炽热的眸子盯着他。他记不清那洛冰河都说了什么,只记得他把自己摁进怀里,自己突然地就哭了。

他确实什么都没有,也不曾有什么,这鬼老天只给了他一个洛冰河,还强迫他收下。

所以他只好收下了,寒来暑往只剩洛冰河。

恍惚中,他甚至有种错觉,好像那些过往,那些对的错的都被那人抹去了,只留下一个还是总角的沈九。世间少了个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多了个沈九。

一声轻笑把他拉回现实,洛冰河还在与他对视,见他回神便道:“本魔尊生得是好看,都把你给看愣了。”

沈九嗤笑,却一把拉下洛冰河,吻住他与他纠缠。喘息间,他迷迷糊糊想起自己好像还比那些恩爱之人少了点什么情话,趁洛冰河喘气间问:“当时水牢里他们说你抱着我凉尸坐了两天,你都对我说过什么?”

洛冰河挑起一边眉毛,似是对这毁气氛的话很是不满,思虑片刻又凑上来细细啄着他的脸,含混答道:“当时只说,你若走我也走,你无非是我的心魔。”

语毕,洛冰河便被推进舱里,沈九伏在他身上,俯下身咬住他的喉结,草草把他弄硬了便自己坐了下去。

洛冰河略思,似是懂了什么,他支起身搂过沈九,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话,同时身下狠狠顶弄,沈清秋的呻吟立马变得高昂,船摇晃的幅度骤然变大。

“沈九,我心悦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写点啥想了想又放弃了,决定等正文完结再说

ps:这篇番外是我们学校开学考试的时候,古诗文鉴赏里一句“与明月,宿芦花”让我开的脑洞。这几日正好对“岁月静好”一词有了新见解,希望能有人读出一丝这种感觉www{虽然我觉得我没写出来QAQ

评论(2)
热度(55)
©羽化而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