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而生

等到我们也成了茶馆里的江湖故事

【冰九】无人诉 贰

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严重

私设:花吐症paro

          冰哥已经大闹人间魔界了

          九妹没有被断手断jio

 看的时候请不要带脑子

前回见主页)

“竹生花,其年便枯。”

                                                             ——《山海经》

过几日便是中元节,夜半鬼门开,莫要打扰的好。这种邪乎的事魔族是不信的,洛冰河也不信,但儿时长养在寻常人家总要遵循那些个规矩,久而久之也成了习惯。挥退一干人等,熄了灯合了帐躺下,辗转反侧却总也睡不着。

沈九今天很不正常,他想着,仿佛又看到了那双眼睛。

一如既往地凌厉,却好像多了哀愁、痛苦,那双眼睛干涩、充满血丝,却该死的明亮,那眼睛像是旋涡,要把他吸进去。沈九今天张口的时候极少,但洛冰河就是觉得他今天说的话尤其多。他回想起沈九抚着他的脸的那个笑,夕阳照着苍白的脸,焦黄色的光让沈九显得温顺了些,吐露的恶语也像娇嗔,他竟一时找不出比它更美的东西。

他不禁觉得有点儿热,复又嘲笑自己,竟色令智昏到如此境界,对着一个人渣还燥得起来。

自成为魔尊以来他很少有这样烦闷的时候。如此辗转反侧了两炷香的时间他才堪堪逃入了梦。

梦里,他站在一片竹海之中。深夜,月光下,竹影飘摇。一阵风吹来,竹海发出浪涛般的响声,无数荧光随之从地下惊起,随着风飞起来。洛冰河原以为是萤火虫,直到一朵荧光跳到他眼前他才察觉是魂火。那些魂火纷乱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落在竹枝间。瞬间,整个竹林在夜中显得极为明亮,竹海仿佛变为了火海,在静谧的夜里发出幽幽的蓝光。

他向前踱步,身后带起一群小魂火。

他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他还穿着青色的没有多少花纹的校服,他总有砍不尽的柴,做不完的工,但从不觉得累,至于为什么,他总把那归到宁婴婴头上,是宁婴婴的爱护让他有力量往前走,至于记忆中那个背影,那声轻笑是什么,他不愿去想。

除了竹子和魂火,这竹海再没有其他东西,没有草、也没有鸟雀,像只剩下竹子,其他的都已死去了。乱葬岗也比这个地方强。

突然一朵鸢尾映入眼帘,倚着一及其粗壮的竹子沉默地开着花。那鸢尾独自一个,像是一个人。洛冰河蹲下来,想仔细看,可他刚一蹲下就发现那鸢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枯萎了。他瞳孔骤缩,猛然起身,却发现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竹子都开花了。所有的魂火都飞了起来,绕着那些白色的小花颤动着自己幽蓝的火焰。心口泛起没由来的酸涩,好像有些什么东西他抓不住了。

他在竹海间快速跑了起来,他慌了,他想到了沈九,又想到了那双眼睛。他怔住了。他觉得喉咙有些干,有什么堵在口中,他想叫却叫不出来。他觉得是心魔的问题,想退出梦境,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只能定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一颗颗竹子随着竹子花的枯萎而倒下,老竹倒下发出的响声就像是谁苟延残喘的残败不堪的心跳声,一下下撞击在这荒芜的土地上。更多的竹子倒下了,所有魂火聚集在了一起,发出凄厉的叫声,似哀鸣、似控诉。竹的残骸全都掩在魂火之下,看上去像是谁放火烧了整座竹海。

和火烧清静峰时候一模一样。

这个梦预示着什么,清静峰的奇事预示着什么,水牢的竹子花又是什么。洛冰河真的慌了,可他像是鬼上身,怎么也动不了,催动心魔心魔也不应他,逼着他看完这一切。

他只能看着那些魂火飞来飞去,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慢慢离去。

然后他醒了。

浑身冷汗,惊魂未定。

喉咙中像是有什么,他捂嘴咳了出来。

摊开手,掌中是一朵桔梗花。

 

 

“这是......”漠北君拿着一叠通文来找洛冰河批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魔尊大人费力咳花瓣的情景。他身边已经落满了花,桔梗、附子花、天仙子,还有些他没见过的。可惜了,漠北君想着,这要是让个姑娘看见,估计后宫又得多一口子。

洛冰河瞟了他一眼,明显不想理他。他也不是多嘴的人......只是,“尊上,这可是得了花吐症?”

“......花吐症?”洛冰河这几日翻遍古籍,还没找到这些花是怎么回事,如今被漠北君提及,不禁愣住了,看向漠北君的眼神略茫然。

“本是一个海外小族的顽疾,一次人界通商时带过来的。魔界少有痴情人,古籍里找不到也很正常。只有人有了心悦之人而不得说,才会郁结成疾,口中会不断吐出花瓣。若所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若得到所恋之人的吻或者放下痴情便能吐出’花根’而痊愈。......尊上可是,情已有所属?”漠北君见洛冰河一声不吭,语气渐弱,却暗自窃喜:洛冰河自合并人魔两界,情绪就少有波动,如今有人越过几百佳丽被洛冰河藏进心里,他倒要看看那位奇人能把他这嗜血的朋友折腾到什么程度。

洛冰河没说话,只是把漠北君撵出了宫殿。他愣愣的看着满地的落花,闭上眼却是满目的竹林,在风月中沙沙作响。冷声嗤笑,再睁眼,拔出心魔剑,利落劈开空间,一跨步入了后宫。

他吻了华莎玲,亲了宁婴婴,与柳溟烟亲吻嘴角,却终没有结果。躺在美人怀中,任由佳人羞红双颊,他却想到了沈清秋。

竹子花,通向死亡。

他也患了花吐症......那他爱的是谁?是谁能让他这等贪生怕死的人折了腰甘愿去死?那人,是秋海棠还是岳清源?不,无论是谁,他不能跟他们走。他还没还完他欠自己的。就算他去了,那人渣罪孽深重,又怎么能得到转世?没有转世自己怎么能找得到他!

他是我的!

他只觉肺腑都揪在了一起,心魔在狞笑,他听不清外面的声音,情急之下竟是一口污血咳出。佳人大惊失色,扶住他,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他只拨开那自己也叫不上名字的佳人,一剑挥下,走向水牢。

-----------------------------------------------------------------------------

这几天在做高三的心态调整工作,假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浪费了orz

这篇其实很早就有了雏形了,但是打了好几个稿子至今也没有让我满意,反倒因为天天写议论文,文笔越来越乏味,这几天才惊觉不把这个写了可能以后就再也写不出来了

这周之内应该会完结

然后陆陆续续的番外可能比正文还长emmmmm

别问我为啥今天发,教委放假,刺激

开学快乐,一起加油学习吧❤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诶嘿】

评论(10)
热度(66)
©羽化而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