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而生

等到我们也成了茶馆里的江湖故事

【柚天】春潮

用了比较喜欢的一本俄国爱情小说的名字当作题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一读

以后大概会写成个日常的系列的样子,估计都是像这篇和上一篇那样的流水账…
只是想看他们平平淡淡的在一起啦x
构想了很久但是最后写的话貌似并没有写出来
可以看作是上一篇的后续,也可以当成独立的短篇看
柚子退役设定
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
OK
ready?
go

机场的荧屏上显示的是晚上七点二十二。

 金博洋在接机大厅百无聊赖地等着,飞机已经晚了将近三个小时了,手机都快玩没电了。气压很低,就算是在室内也能感觉到那种湿漉漉的闷热,压在心头,堵在胸口。

 终于,伴随着窗外的一声雷鸣,那人拖着行李箱戴着口罩走了出来,“久等了,博洋。” 

回到金博洋家里的时候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夏天的雨来得快,来得急,自然也来得大。金博洋阻止了想去查看行李箱的人把他赶进了浴室洗澡,自己则把他的冰鞋从箱子里拿出来细细看着。他听到浴室的水声没了,便傻笑着跑到浴室斜倚在门框上,不意外的看到正在给自己套上居家服的前世界第一,他出神的看着,直到羽生走过来,把他甩进浴室顺带重重的把门关上。 

金博洋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人坐在自己的床上借着床头灯,在自己的本子上写着什么。他爬上床去,下巴搭在那人的肩上问他在写什么。 

“编舞,给你的。”那人看了他一眼,腾出一只手拔了拔他的头发,对他不吹头发的行为并不是太满意,便放下手头的东西拿来毛巾给他擦头。

 小孩享受着男朋友的伺候,看了看他给自己编的跳跃:“Yuzu你确定在这里加连跳?” 

“不确定,具体情况我想等你明天训练的时候再看。而且也要依据训练情况制定你的训练计划了,就算这是奥运会之后的赛季也不能太放松。”

 “不休息几天吗。”明明医生说过要静养。

 “不了,左右我已经退役了,运动量不会很大的,”看擦得差不多了,羽生捏了捏小孩儿的脸,坐下来让金博洋靠在自己肩上,“况且聘请我做你的教练很难吧,不抓紧时间怎么行。” 

确实挺难的,先不说日本那边怎么肯放这个国宝级的人走,单是自己国家这边就很难过去。中间的过程是何等的曲折,最后还是许教练和队友们共同努力,才把羽生结弦“夺”过来,成为了他的滑行教练。

 他鼓了鼓嘴,“那你只能看着我滑,不许上冰,上冰的话要等医生准许。”

 他笑着答应,转过头想要去吻金博洋,却发现他的目光正直直的看向他们相缠的足。两个人的脚都是布满了伤痕,有新的,有旧的,有已经干涸了的,还有正在泛着红的。 

“它本应该很漂亮的。”他听见金博洋的呢喃通过胸口传来,“你的脚本应该很漂亮的。” 

“这是我想说的话啊天天,”他听着,勾起了唇角,“而且,正因为这种牺牲我们才相遇了不是吗。” 

他感到自己腰间多了一双手,便接着说起来,从摔的第一个跟头,到学习3a的情形,他恨不能把自己的所有展示给对方。他感受到对方的鼻息洒在自己的锁骨处,痒痒的;他的话不多,对于他来说却又刚刚好;他听着金博洋软软的声音应和着自己的,感觉能和这个人心意相通真的是太好了。

 他想把最好的给他。无论是金牌,自己的经历,还是自己的一生。 

突然,那个沉默已久的孩子打断了他的话:“羽生结弦,我们还有四年,把我培养成下一届奥运会冠军吧。”光是相同的伤痛还不够,我想和你并肩站在一起。 

那男人愣了一下,接着便如往常一般笑了:“好啊,我正是为此而来。”

评论(12)
热度(124)
©羽化而生 | Powered by LOFTER